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其他公开信息 > 法制问答
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法律援助中心对老年人胡某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提供法律援助案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来源 司法局 发布时间 2019-07-23
主题分类 法制问答 文号

【案情简介】 70岁的胡大爷将承包鱼塘养殖搞得红红火火,但2017年8月28日的一场车祸改变了这一切。当天上午11时许,胡大爷从养鱼塘骑电动车回家吃饭途中发生车祸,不幸摔伤昏迷不醒。胡大爷的儿子向交警报案后,将受伤的胡大爷紧急送医。  事故发生后,撞倒胡大爷的徐某拒绝给付医疗费。无奈之下,胡大爷的家人请求村委会出具了相关证明,申请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了部分抢救费用,然而这只是杯水车薪。胡大爷一家先后花费了医疗费130000余元,不仅掏空了老夫妻的养老钱,还四处债台高筑。胡大爷妻子找到常州市金坛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法律援助。根据《江苏省法律援助条例》第十条第六款的规定,“属于因身体遭受严重损害请求赔偿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中心审核后,认为胡大爷符合相关法律援助条件,遂决定给予法律援助,并指派江苏兴坛律师事务所律师邹建丽办理该案。  承办律师接案后,第一时间向当地交警部门调取了事故认定书,认定书上载明:事发当天同村村民徐某骑着自行车左转弯时与胡大爷在该路口发生碰撞,致胡大爷受伤,两车均有不同程度损伤,经交警部门认定,该起交通事故徐某应负主要责任,胡大爷承担次要责任。随后,承办律师收集胡大爷住院治疗的相关资料,提起司法鉴定。经鉴定,胡大爷的伤情构成九级伤残。在准备就绪后,承办律师为胡大爷计算了各项损失,依法提起民事诉讼。  承办律师本以为这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只需法院依据法定标准审查胡大爷的各项损失即可判决。首次开庭却接连发生意外,让简单的案情变得扑朔迷离。被告徐某的律师认为事故认定书并未送达徐某,事故认定书并未生效,同时提出徐某对事故责任不认可,已向常州市交警部门提起事故复核。徐某更是语出惊人,表示不仅自己没有撞人,而是见义勇为才扶起了胡大爷。旁听的家属和村民一片哗然,法官不得不将本案的争议焦点变更为该起交通事故如何发生及双方的责任划分。被告律师提交了从交警部门调取的事故现场照片、同村村民证人证言,并申请了三位证人出庭,证明原、被告之间并未发生碰撞。理由之一是现场照片和证人证言显示原、被告的车辆状况完好,二是以被告车篓里的瓜没有破碎为依据,判断两车之间根本没有发生碰撞。承办律师面对突发情况沉着应对,以三位出庭证人为突破口,寻找有力证据,经承办律师追问,证人描述车篓子里的瓜实际只有拳头大小,该品种的瓜因个头较小不易开裂,故以瓜的完好来推断两车没有发生过碰撞,显然理由不够充分。另外,二位证人对自行车车况陈述不完全一致,一位证人陈述自行车完好无损,另一位却陈述自行车没有撑脚无法站立;且这二位证人均不在事故第一现场,均非目击证人,证言显然难以采信。由于承办律师的据理力争,法官决定休庭,择期再开庭。  本案的重点是查明胡大爷与徐某之间是否发生了碰撞,这是后续主张赔偿计算损失的基础。由于胡大爷年龄较大且脑部受伤,难以还原事故经过,承办律师亲自去村上走访调查,多次到胡大爷的首诊医院、交警部门了解案情,同时通过向法院申请调取交警部门处理此次事故的全部档案,认真研究、仔细推敲,掌握了原、被告案发当天的行踪,客观具体地还原了事故发生的经过。在第二次庭审时,承办律师先是针对徐某没有碰撞的辩解进行反击。首先,证人事后看到证实原、被告的两辆车是交叠着平躺在地,符合碰撞后的表象;其次,根据交警部门拍摄的多角度照片,能够辨认出来两辆车均有损坏,地上存在车辆零件碎片和油漆剐蹭,尤其是被告的车头是歪的;再次,交警部门的首次调查笔录中,徐某陈述是自己撞了胡某,且徐某在首诊医院接诊时曾自认“是我撞的,我回去凑钱”。对于承办律师提出的质疑和有力证据,被告徐某难以自圆其说。随后,承办律师针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证明效力发表了观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原告依法提交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事故现场进行勘查,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所作出的,且已依法送达给徐某,徐某的拒绝签收不应影响认定书的证明效力。  承办律师有理有据的分析让案情渐渐明朗,最后一步就是对胡大爷的损失进行仔细核算。徐某又横生枝节,提出胡大爷曾在四五年前做过开颅手术,头部有外伤史,对本次评残结果有影响。承办律师庭后经向家属和村民求证,胡大爷确于20年前受过脑外伤,但并无大碍。20年来,胡大爷一直在村里承包鱼塘搞养殖业,有时也在建筑工地打点小工,足以证明他在事故发生前完全能够正常生活,脑部旧伤早已恢复。且从胡大爷的病情分析,胡大爷住院后进行的是“左侧开颅血肿清除+去骨变减压术”,正常人受此重伤也会构成九级伤残,是否存在旧伤,不影响伤残等级的高低。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胡大爷头部外伤治疗史,并非原告主观过错,非法定减轻情节,也不能成为侵权人减轻赔偿责任的理由。  承办律师的观点得到了法官的认可和采纳。2018年10月20日,金坛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对该起事故负主要责任,并支持了原告胡大爷赔偿12万元的诉讼请求,徐某对判决未提起上诉,现判决已生效。

【案件点评】 本案案情复杂,由于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证人,在肇事方徐某否认的情况下,如何确定有无发生碰撞?是此案判定的关键,徐某是刻意逃避责任还是好心见义勇为,这不仅是法律问题,更是个敏感的社会问题,处理不当既可能让受害人流泪,也可能让施救者寒心。承办律师亲自走访调查取证,适度借助庭审策略,细心比对发现疑点,帮助法官最大可能地还原了案发经过。针对徐某否认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证据效力时,承办律师准确引用相关法律法规,明确指出徐某系恶意拒签,不应影响认定书本身的证明效力;面对徐某提出旧伤影响鉴定结论时,承办律师以胡大爷客观的工作和生活经历,辅以医疗就诊记录的详细分析,证实旧伤不影响本案的鉴定结果,亦非减轻侵权人责任的理由。整个办案过程,充分体现了承办律师对案件事实的把握能力、相关法律规范及司法原则的熟知程度,她将枯燥的案件变成生动的法律战场,圆满完成了这起复杂疑难案件,让当事人感受到了法律的公平正义。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